L芝士抹茶L

撸的渣画……

少天,我们回家了。

黄少天加油!
请一起努力!
投少天吧!

秋刀鱼没有驾照:

今天b萌求求您投黄少吧
走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
今天所有全职厨都是拼了
明年只会更艰难
虽然我这样拉票也不会有太大的用
但是还是尽力
黄少冲鸭
我们在你身后

图源网络侵删

求扩散!
救救少天!

北有九年:

蹭个tag求你们救救少天!

有真爱票投真爱票!没真爱票普票上!

b站号等级Lv3及以上的00:30前投初动!为第一波数据争气势
等级较低的明早八点以后再投票否则会被砍

只要投了少天真爱票的各位小天使,截图票根发在主页并@我让我看到,然后就可以点文啊点文!只要投了真爱并且@我的都能点!点了的都写!cp见tag

(天天和叶叶在小黑屋酿酿酱酱多么美好)

B萌应援

绕梦缭魂:

每年b萌都是一团乌烟瘴气。
哪位小可爱帮黄少天投一下票,现在他比对方低很多,而且已经是决赛啦!!
有截止时间,越快越好!
投票者会私信感谢。
本人也是阴阳师玩家,是双粉……


我想说,B萌每年都很乱,如果有全职粉冒犯了阴阳师玩家,在这里道歉,但是粉丝很容易被带节奏,真粉没有要撕得意思,而且对战选手的顺序可能是可控的。


所以这很多都是B站自己的行为,双方撕出个地老天荒对自己没有好处,只是B站受益,大家一开始都没有要撕的意思。


唐柔和鲤鱼精闹出来的事大家也都看见了……


官方根本没本没有打算让张新杰进八强,但全职粉还是送他上去了,现在,是再次发力的时候!


我毕竟是是少天真粉,
希望大家投下!
帮忙转,越快越好,蟹蟹!

请投黄少天!
全职的三四是势在必得了!
只有冠军还没稳住!
冠军是最重要的!
现在考虑三还是四并没有多大意义!
冠军得是全职的!
目前只有黄少天有可能!
蓝雨请务必全体投你们黄少!
希望轮回的大家也能助一臂之力!
希望微草也不计前嫌!
现在大家的重心就是冠军!
非黄少天不可了!
请大家一起加油!
我们一起送黄少天上去吧!
冠军会是联盟的!
加油!
共勉!
集中力量的话!
我们会有胜算的!
一定要竭尽全力才行啊!
要是没有尽力的话是不会甘心的!
大家一起送黄少天上去吧!
集合大家的力量!
冠军会是全职的!

求扩散!大家一起努力!

请允许我深夜吹发默读

是个甜吹

我第一次认识甜甜就是因为默读。

我其实那次之前还看过甜甜的文,不过我那时还不知道准确来说是没意识到这两篇是同一个作者写的。

那篇是杀破狼

我反复地被开头逼回去。看了默读之后被安利了杀破狼,我就有滚回去看了。结果熬过了开头,后来哭的嗷嗷嗷的(hhh)

我当初看默读没意识到它这么不一样来着。

我起先一直看那种甜文,可以不花脑子(bushi)

默读刚开始不可否认的讲,是费渡吸引了我的注意,直到现在,费渡依旧是我最喜欢的角色。

他的浪吸引了我。但是更让我喜欢的,是他富有攻击性的一些特质。他有些时候一些人气也没有。他的细致,谨慎,时刻都有的戒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胡扯,虚伪,不着调,犯罪心理的了如指掌,很不一样。
他不是简简单单浪贱浪贱的富二代。

费渡他,永远尊重女人,他能哄她们开心,但从不冒犯她们。我一直觉得这种男人一定是好男人。特别是他对王秀娟对晨晨都是那么好,就觉得吧,兴许费渡并不想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他对王秀娟说的话,多多少少有些是真的。他骗秘书小姐的玩笑话,他的自尊。

他是个坚强的人。他不是坏孩子。

说到这个,关于王秀娟,她真的大多数母亲的真实写照了,她的很多嘱咐都让我鼻子发酸。我一直无法脱离母爱。亲情一直都是最让我动容的。

何忠义尸体被发现时对猫的描写,感觉气氛特别的……凉嗖嗖的。而且那段“脸上还带着死时的惊诧……”何忠义他还是个孩子,一个心思干净的孩子。真的,感觉一个生命,转瞬即逝。

王秀娟的哭,真的是很凄凉了。她的在葬礼上的那番话,是真的撼动内心。“我教他诚实,待人要真诚,是我教错了吗?”真的,那句质问,难以回答。其实整个案件许多话都让人心头一寒。“他是那么普通,普通到过路的人都没人看他一眼。”“殷勤的陌生男子并不可怕,可怕的只有不体面和穷酸。”甜甜的认知真的……

还有王洪亮那边。语言真的相当生动了。最让我难忘的是那段人眼生于额下。

其实全书我最难忘的案子就是洛丽塔和莉莉丝。对于女性特定的伤害和侵犯。那么小的小姑娘。花还未开,就被强行摧残成了那样。苏慧,苏筱岚,苏落盏,这祖孙三代,一场悲剧,全都在那个孤儿院。还有莉莉丝那种绝望,看的时候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群奸,马桶水……真的很可怕。我一直记得洛丽塔里的那个描写,那女孩妈妈的眼睛变成了声控灯……我一直觉得真个比喻太贴切了。还有莉莉丝里的,只此一眼,那母亲的下半辈子就此毁了。

费渡的演技,也是真hhhh他和骆闻舟的相处模式其实特别有意思。相互试探,再到后来的逐渐敞开心扉,互相依靠,费渡是真的令人心痛,他偶尔透露的异样,失控的情绪,转瞬即逝,他把一切藏好,他和他的秘密一起藏在他的城堡里。我严重怀疑费渡是骆队自工作以来接触过的最难审问的人。这大概算骆队刑警生涯中的一大里程碑。

全篇的环境描写都气氛在线。有些甚至能说是隐喻了什么。带着一些不好的情感。还有所有的细节回过头再看时,毛骨悚然。这个局真的很大,从第一个案子开始就。好像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真相扑朔迷离。我开始真的没想到是张局……一路看过来焦头烂额,和他们一起着急一起不安,就好像成为了市局的一员一样。里面的推理是真的很有趣,跟着脑子就烧起来了。费渡的思维是相当的严谨。破案过程惊心动魄,那种紧张,争分夺秒。

以及一个要点就是人物了。特别的有血有肉啊!每个人都有苦衷。我喜欢警局的各位。张东来其实真的活的很轻松。周怀瑾真的是个好弟弟,他对他哥不假,他们的兄弟情义在周家很不容易了。就算司机的女儿杀了怀瑾,我也觉得那个姑娘其实也不是坏人。苏慧是个可怜的女疯子,苏家三口都是。张局执念太深。郭叔叔是个好警察,更是个好人。范思远……我没法说他。师母只是忘不掉了,她太折磨自己了。朗读者全是当年的受害者,他们做着自艾自怜的梦,意淫着站在高处,他们是堆可怜虫。可是那些死掉的人呢?陈航?陈媛?雀桐?那些小姑娘?那个高中生?一直都在被欺凌的女孩?他们不惨吗?他们中还有未成年的孩子。

到头来,谁都有错,却又不是全部。

有很多名句想吹来着,可是不想再打了,一路写来也忘了好多。

全凭记忆肯定有很多错误。请多多包涵。

以及是个甜吹

我吹爆甜甜!

吹爆默读全员!

她不知道他们允许她做什么,不允许她做什么。

以至于她时常无法在合适的时机做合适的事。

他们会因为她散发而恼怒,骂她不学好,却又可以在她参加完同学的生日后问她玩的是否开心。

她开始像那个实验中的跳蚤一样。试着去触碰那道“门”。

他们所接受的到底是什么?他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过度的试探理所应当地引起了不满。

行动遭到了镇压。

他们牢牢禁锢着她。

四周拉满了警戒线。他们断绝了她对外界的联系。

最糟糕的时候她找不到可以哭诉的人。

总觉得谁也不值得信任。

他们最开始教给她的,就是怀疑别人。

还有怀疑自己。

怀疑自己是否有资本让别人让他们爱。

怀疑别人是否从未安好心。

怀疑自己家并不会一直在乎自己。

怀疑别人都想出卖你。

怀疑自己以后会穷困潦倒。

甚至怀疑现在的自己就会被放弃。

兴许是他们教学奇特,兴许是她自己天赋异禀。

在她很小时,就清清楚楚。

自己穷的一无所有。

只有优秀才对得起家人。

如果不优秀不论怎样都是家里的负担累赘,会对不起家里人。

她更难说清楚她爱不爱她的家人。

但她觉得她对不起她的家人。

曾看见一句话“父母可以让孩子适当节俭,但不可以让他懂得贫穷。”

那么她的家人都失败了。

她隔着窗帘望夜幕,她从小就喜欢夜。

喜欢天空,喜欢湖,海。

也许她生来就是一只鸟。

理应自由。

但是沉重的枷锁将她困住。

甜点,电影,奶茶。

她所喜欢的一切。

却和她的处境她的家庭教育是那么的不般配。

他们似乎是爱她的。

但那种爱是那么的令人痛苦。

他们不愿给她自由。

她想要忤逆,却始终无法行动。

她还是觉得她对不起他们。

她很羡慕其他人的家庭。

她有一颗海洋的心。

却永远只能做一只困兽。

“外貌,气质,谈吐,习惯,是可以改变的。但惟有的经历,那种家庭带给你的骨子里的东西是抹不去的。”

它控制我的经历,控制我性格的养成,甚至同化我,改变我的三观,使我丧失自己的想法和性格。

它能改变我的一生。

包括取向,伴侣,工作,志向,说不定还能影响到我穿衣的风格。

它无孔不入。

我想抵御却似乎是负隅顽抗。

也许在笼子里的玩意儿追求自由本来就是错的。

这就是我活到现在所拥有所懂得的。

时间来不及了所以就一句话【毕竟全天有课】

老叶生日快乐!!

祝新一年抢更多的boss!


做数学时的脑洞

一如既往地扯且崩

如果觉得没关系

预备

开始


有一年的夏天,霸图F4张罗着结伴出游,当然,这个主意是张佳乐提出的。

听着就不靠谱。

确实不靠谱。

一行人兜兜转转来到了N市。

“哟,老林,这儿是回故乡了啊。”张佳乐打趣道。

林敬言笑着推了推眼镜框。N市变化不大,一路上认识的地儿倒还不少。

刚到下榻的酒店,张新杰就着手准备起来。满表的纪念馆博物馆,充满了张新杰的风格。

张佳乐和林敬言都呆住了。

真是太庄重太严肃了。

连林敬言这么一本地人都没听说N市原来文化气息是如此浓厚。

大概是因为张新杰太善解人意,或者是林敬言张佳乐的情绪太明显。

张新杰表示这只是他的私人旅行计划,告诉大家只是想问问有没有人感兴趣。

韩文清欣然接受了这份群发邀请。

张佳乐首当其冲地接受了队长的指令。还顺带拖了个林敬言垫背。

“走吧老林,N市好玩的地方多着呢。”第二天早上张佳乐哥俩好似的搂着林敬言的脖子俨然一副他才是本地人的样子把人往相反的地方拖。

“不是,这方向错了。”林敬言提醒道。

“错什么呢,老韩那儿的热闹咱就不凑了!”

林敬言还是有点不解,张佳乐平时查寝都敢跑的人,这时候怕啥。

张佳乐挤眉弄眼。

林敬言终于从中品出了些什么。

猥琐,真猥琐。

别的不说,张佳乐这会忙活的,一定是件猥琐事儿。

韩文清打了个喷嚏。

张新杰连忙担心起来。

不愧是第一奶爸。

不一会儿,张新杰打来了电话。“张佳乐前辈,你现在是在哪?我们来找你?”

“不用,没事儿,我找得到!”张新杰一听张佳乐这句就不禁有点发慌。

永远不要相信张佳乐的他找得到。

“真不用,我们旁边是一条小吃街,我们吃一下午就好了。吃完了你们再来找我吧。”张新杰放心地挂了电话。

“小吃街……”林敬言静静地望着风尘仆仆的马路牙子。

“别在乎这些细节,小吃街总会有的。”

张佳乐拿出手机打开导航。

张佳乐展现了他在识路方面的惊人天赋。

张佳乐迷路了。

张佳乐很消沉。

林敬言很振奋。“这儿我认识,往里边不远是小吃街的外围。”

在林敬言的带领下,张佳乐和小吃街终于完成了井冈山会师。

“老林,你本地人,肯定知道这儿什么好吃吧?”这会儿张佳乐想起来林敬言是了。

林敬言指点迷津。

张佳乐难掩钦佩之情。“厉害啊,老林!”

林敬言谦虚的笑笑,“方锐以前喜欢来这儿吃。”

“别人旅游是人文,您这儿是情怀。”

林敬言不置可否。

谁还没个情怀呢不是?